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2018年历史开奖记录 >
林州重机子公司转让迷局:5亿募投项目“白条”转让 收购方竟是“
发布日期:2019-08-01 17:37   来源:未知   阅读:

  ,林州重机(002535,SZ)投入5亿募集资金设立的盈信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盈信保理”)已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一年有余,5亿转让款至今仍未收回,股权质押濒临爆仓的大股东却在4月30日突然决定给上市公司提供了5亿借款。

  财联社记者最新调查显示,打5亿“白条”的收购方在收购两年前还是只有百名学生规模的“画画培训班”,在未变更主业的情况下,收购前收入激增,年入超6亿元。

  因长期进行大额投资,林州重机资金链持续紧绷。财务报告显示,自2011年上市至2018年,林州重机投资现金流常年呈现大额净流出,总计净流出24.75亿元,但大额投资并未产生相应的收益,其经营现金流在2014年至2016年净流出5.77亿元,2017年与2018年受供给侧改革影响,公司经营现金流才出现净流入,但2017与2018总计现金净增加额为-0.69亿元。

  面对紧绷的资金链,林州重机开始出售子公司缓解压力,旗下“白富美”子公司盈信保理成为出售标的。

  盈信保理成立于2015年12月8日,林州重机实缴注册资金5.1亿元,资金来源为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截至2018年一季度,盈信保理经审计总资产7.80亿元,其中流动资金高达7.75亿元,流动资产占总资产比例为99.48%,且流动资产中有0.51亿元应收票据,6.77亿元应收保理款,其保理款账龄为3个月至1年。

  不过,由于经营两年后盈信保理的净资产仅有5.2亿元,盈信保理的售价也只有5.2亿元。面对两年增值0.1亿元,不足1%的年化资本增值率,深交所迅速针对评估方法以及定价的合理性下发问询函,并要求解释与收购方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林州重机在随后的公告中一一作出了解释,称定价合理,与收购方无关联关系。

  但令人奇怪的是,急于获得现金的林州重机将盈信保理出售后,并未快速获得现金。2018年三季报显示,林州重机其他应收款在三季度突增280.36%至6.94亿元,变动原因为转让盈信保理应收股权转让款所致。到2019年一季报,林州重机其他应收款已增至10.37亿元。

  某位不愿署名的资深证券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像盈信保理这种保理公司是相当容易变现的,只需要把相应的债务人资料交给收购方评估,可以很快完成资产评估定价,有一定折价的话,可以快速出手变现,同行们都很愿意接手这种资产。”

  但林州重机出售盈信保理并未获得现金,林州重机资金链问题也逐渐恶化。2018年底至2019年初,多位P2P投资者在贴吧、微博中称,林州重机在投融谱华等P2P平台的借款逾期未还,到2018年底,林州重机期末账上现金仅剩1215.99万元。

  如果林州重机将盈信保理“白条出售”令人奇怪,那盈信保理的接手方可谓令人惊奇。

  林州重机并未将盈信保理转让给金融企业,而是转让给了北京艺鸣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艺鸣峰”)。该公司在2016年6月2日发布的招聘信息显示,该公司9年来只专注于专业艺术培训,该中心学员参与的900余次乐器、音乐基础、美术、跆拳道、舞蹈等类别的国家级考试,以骄傲的100%通过率赢得了广大家长的认可和推崇。

  虽然截至2016年,北京艺鸣峰经营9年共指导900余次音乐、美术考试,但单从数据来看,北京艺鸣峰的学员数量在2017年似乎出现了井喷。林州重机在公告中称,北京艺鸣峰2017年总资产与年收入均超6亿元,具体财务数据如下图:

  另外,在2018年12月3日之前,北京艺鸣峰的经营范围也未做更改,主营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不含演出);教育咨询(不含出国留学咨询及中介服务);绘画技术培训;舞蹈技术培训;计算机技术培训等。

  以北京地区补习班的平均花销粗略估算,北京艺鸣峰要通过开办艺术培训班完成6亿收入,大约需要招收5万名学员。但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北京艺鸣峰在2017年只有1位员工缴纳社保,在2018年9月18日至2019年1月4日之间,还曾因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北京艺鸣峰股东的真实实力也令人怀疑,天眼查显示,深圳市黑石盈信投资有限公司与河南瑞丰丽迪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均持有北京艺鸣峰50%股份,前者在2017年也仅有1位员工缴纳社保,后者注册资金仅有200万元,且均为认缴。

  尽管北京艺鸣峰的真实偿付能力令人质疑,但早在2018年8月1日,林州重机在签订转让协议获得5.2亿应收款“白条”后,就将盈信保理股权包括账上的真金白银过户至北京艺鸣峰名下。

  财联社记者就林州重机在资产交割前,是否对于北京艺鸣峰的经营情况、财务真实性进行过尽调;除北京艺鸣峰提供的财务数据之外,是否从其他方面对北京艺鸣峰的偿付能力进行过评估;最终如何判定北京艺鸣峰有5.2亿资金的偿付能力;若北京艺鸣峰无力清偿转让款,公司如何保证盈信保理资金安全,如何追回款项等问题,财联社记者在5月6日至今多次致电林州重机证券部未获回复,后将采访函分别发送至林州重机公司邮箱与董秘邮箱,也未获答复。

  在林州重机资金链紧张,出售子公司也未获现金输血后,大股东慷慨解囊,为上市公司提供5亿元借款。

  4月30日,林州重机发布公告称,为缓解资金压力,拟向控股股东郭现生先生及其关联方借款不超过人民币50000万元人民币,每笔借款期限不超过一年,该额度有效期五年,在总额度范围内可循环使用。

  住的注意的是,郭现生、韩录云夫妇自身的现金流也同样紧张。公告显示,郭现生、韩录云的股权质押比例分别为98.13%、95.87%,且郭现生在东方证券质押的5352.10万股股份已到达平仓线,该笔股份占林州重机总股本的6.68%,占郭现生持股总数的22.41%。而按照5月8日收盘价计算,林州重机总市值28.62亿元,郭现生夫妇的持股市值为11.05亿元。